换言之,无论今天宣判结果如何,柯口中“天亮、下雨、出兵”的关键时刻已提前到来。(中国台湾网娟子)

没想到,原先是国民党要拿来将柯刺杀出局的选举无效之诉,如今却反过来成为他创造议题主导权的契机。因为只要胜诉,他连任市长的正当性就能获得确立;丁阵营若再上诉,歹戏拖棚对柯不见得是坏事。反之,即便败诉,柯依法虽能拼二审,但这等于是替他搭了转战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梯子;尤其,2014年柯由医转政,其关键就是不满艾滋器官误植案遭“监院”弹劾,因而藉此塑造自己被迫害的形象,刺激选民同情弱者的心态。换言之,选举无效之诉若吞败,柯一来是退无可退非选总统不可,二则也能趁机抛出悲情牌,利将远大于弊。

问题是,随着赖清德表态参选,绿营虽陷入内乱,但高压的初选却也让蔡、赖把初选当“大选”打,提前集结兵力巩固组织;同时,国民党最后若派韩国瑜,在蓝绿两强对决、浅蓝与浅绿票回流的情况下,柯设定的胜选基础就会受到严重挤压。尤其,柯虽一度要招兵买马选“立委”,也曾把目标锁定某桃园的国民党中生代,但几乎都吃了闭门羹;找不到一军,只能被迫暂缓组党,改为筹组网红俱乐部,问题是实际投票时这类松散组织又能带来多少选票?所以柯的参选利基确实一度快速下降。

中国台湾网5月10日讯台北市长选举无效诉讼今(10日)将一审宣判,台湾《中国时报》发表评论文章说,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柯文哲竞逐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转折点,牵动台湾未来一年政局。因为只要胜诉,当然有助他扫除连任正当性不足的阴霾;但若败诉,他必然会循着当年艾滋器官捐案遭弹劾的模式,塑造被压迫的形象大打悲情牌,顺势出兵参选2020。

但在当前的社会治理工作中,基层政府时常张贴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标语,例如“一人诈骗全家断电”“让城市更文明,让生活更没好”“上坟引发火灾,坟墓一律拆除”“乱搭乱建全家短命”……透过这些标语,可以看出基层政府不仅承担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工作,还承担着推进城镇化、倡导引领社会风俗等诸多重任。然而,仔细品读这些标语,很容易看出有的标语表意不清、逻辑不顺甚至充满语病,有的缺乏法治精神,有的充满训诫恐吓,堪称宣传上的奇葩。

初三这天,赵永强正常带一个组前往古城区黑龙潭景区及象山林区开展执勤。周丽娜自己从住处打车到黑龙潭门口,进门后她一直在寻觅赵永强的身影,最后在黑龙潭连接象山的入口处找到赵永强。她远远向赵永强用手打了个招呼,赵永强点头表示看见了,然后继续执勤,她找了个花台台阶坐下远远看着他。当时进山人员较多,赵永强提示游客出示证件,在《进山人员信息登记本》上认真填写后归还,而后耐心提醒游客注意防火,劝吸烟人员将打火机暂时寄存在火种收纳盒中方能放行。到中午12点饭点时,景区工作人员替岗后,赵永强才得以休息片刻。

报道称,美国政府打造“太空军”的计划必须得到国会的批准。在此之前,立即成立一个与美国陆军或空军同级的“太空军”的建议在国会议员中引起了纷争。有些议员认为,太空应属空军管辖。

文章指出,柯文哲日前被问到是否投入2020“大选”时,特别引了日本战国时代桶狭间之战说,君子守时待命,他如同织田信长等待天亮、等待下雨、等待敌人入阵就会出兵。字里行间,虽有时也运也命也、非我之所能也的被动,却也有菜转到眼前就夹的野心。只是,对柯而言,他原先设定的胜选方程式是在三脚督赛局,有机会成为白绿联盟第一名。换言之,他本来是在赌只要蔡英文参选,他就有机会成为“反蓝”联盟领袖,重演类似于2000年陈水扁成功集结反宋联盟历史。

巴塞尔艺术展拥有将近50年的历史,是现今全球一致推崇的国际艺术交流平台,每年于巴塞尔、迈阿密海滩及香港举行艺术展会。